Sunday, June 4, 2017

二十年前與十年後




《樹大招風》剛上畫時,大概是《十年》獲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時分(我身在海外,時間與香港可能有差異。)看過了不少《十年》的影評及其牽起的新聞,原來想看的衝動完全退散了。不是影片的政治立場,而是「傳聞中」的「熱誠澎湃,技巧空洞」的結合。年事高了,沒有了年少時好片、爛片也看一通的侈華。

《樹大招風》當時好些評論,都有與《十年》的比較,讀過後雖然有杜琪峯監製的招牌,也只能將它送進《十年》的同一張黑名單。及至它奪得另一個金像獎,才本著估且一試的心情去看。

我看不到《樹》有太多的政治立場,就是大賊慨嘆「到共產黨落黎,你連飯都無得食」一句。其實《樹》與《十》 剛好相反,後者是預估未來的政治寓言,前者是回望二十年前的歷史。如科幻電影一樣,未來如何大可由導演天馬行空,但短短二十的歷史,相信任何當事人的認知,都與事實相差不太遠。

面對九七,大資本家爭先恐後向中共獻媚;草根市民只能「坐以待斃」;不少中產階層就計劃賺盡最後一分然後走資移民。我身居海外,自然認識不少這等朋友。為了避秦,有人放棄了職業上的晉升;業務的軋跡發展;有人拋下家庭做太空人;背離垂老父母的病榻旁邊........種種犧牲都是政治保險:九七後就沒飯吃了。

二十年過去了,沒經過當年的少年人,會認為香港正處水深火熱。你去問年過五十的香港人(當年三十歲,是事業家庭的黃金時代,)今天的香港比較你九七前夕的估計,是好了多少,還是差了多少?

用腳來投票的,不容不坦白。移民了然後又回流的,大概傷痛得不欲回答,因為自己的「政治先知」而付出了太多。與當年不肯走的同輩相比,誰是龜?誰是兔?要急起再追可惜已過了尾班車。

二十年前大雨滂沱下交換國旗時,有誰估到今天果然仍馬照跑、舞照跳,還有援交。樓房的天價竟是天外有天,大家還可邊駡強國人,邊炒強國股。工運領袖含淚寫完悔過書,仍然可振臂臭罵共產黨。小丫頭學運頭目,扮足吾爾開希,與魔鬼高官平起平坐。𣈱銷報章每天恥笑中國,由最高領導人至任何一個凡夫走卒。除了《樹》中的一類大賊已銷聲匿跡,其餘聲色犬馬,黑金、白金活動仍然鼎沸。

明日話今天容易,二十年前估量今天的《樹》顯然是政治失準。即使以純電影創作而論,對不起,因為以大賊為主題,我認為導演(監製?)已畫地為牢,將影片放在尷尬立場。電影中的大賊不是英雄,也沒有什麼肝膽相照的手足情義、盜亦有道。在我,實在難以對他們產生什麼同情。影片尾交侍了三位大賊在風滿樓緣慳一面,如果是三大武林高手錯過比試;三大革命黨走失了圓桌會面等,觀眾還可以共同唏噓一下命運與歷史。但三大賊即使有幸合作,還不是殺人謀財,難道拍掌歡呼?


劏房越劏越小;騰訊越升越高還有數據指引。世情轉好、轉壞是沒辦法測度的感覺。二十年過後,香港人忘記了當年的估量,認同了臉書式的濫情,覺得今天真是水深火熱。二十年過後,「賊王」在獄中病逝,香港人選擇性地忽畧了他鬧市中,不顧生死亂開機關槍,由民粹報章、傳媒的領導下,將他如英雄般𠙖吊。

十年後又如何,電影還是不願看(因此也無權評論)。至於政情.....書生文章的好處,就是永遠只做事後諸葛。




Monday, January 23, 2017

習近平的選票


網上截圖

前一陣子,當兩位小學雞香港立法局議員宣誓醜聞熾熱時,在新聞報導的一則讀者評論中,有一位常客發表了忘掉主題是甚麼的高論,只記得他說:兩位議員的選票,要比習近平高哩。我希望他只在搞笑、嘩眾取寵,否則他真是露了馬腳,展現出對大陸政情的無知。

這位讀者,及一般香港民主或本土派的人,尤其是年輕一代,每天在咒罵、恥笑中共、中國和中國人,其實他們對中國的認識是何其膚淺。他們會認為長期被壓迫、愚弄的中國人,一旦明天來個「真普選」,中共政權必然被唾棄,習近平半張選票也沒有,要挾著尾巴逃竄。

看過我從前文章的,或許記得我表明過不反共,不愛國的立場。只希望能做到從第三者,非情緒化地觀察一個我較熟悉的社群。

一個生活在美國的黑人,若命運不濟,有可能被警察在街頭無辜打死。在中國,你住的房子若擋著貪官、黑商的財路,有可能變成一殼眼淚。若你是同性戀者,生活在歐美..........二百年前,相信你不會出櫃,站在廣場上宣誓與戀人(法外)結婚,那是挑釁死亡的壯舉。不是你行為不對,是時機
不對。今天公然挑戰中共權力的民權舉動,也是差不多的性質。

不錯,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存在太多問題、不公和挑戰,但在過去三十多年來,除了小數不幸和不忿的人,整體人民生活質素都在不斷變好。今日中國不單有褲子、有原子、還有太空站、高鐵和騰訊。今天掌握著私人企業財力,和政府中層權力的中年人,他們都是在改革開放政策後出生(也包括正在努力,和已經爬到中產階梯的平凡百姓),就是乘搭著這順水舟的得益者。他們可能在買保險的心理下走資、搞家人移民,但你猜他們在看不到有 alternative power 成熟之前,會破斧沉了這順水舟?

我三十多年前第一次出國歐遊,每進商店,老外都哈腰對我說 konichiwa。當年「看盡港英殖民壓迫」的我,雖只是叨了日本人的光,但也感飄飄然。我老爸從前是的士司機,鄉村小學未畢業,英文字母學不齊,但為賺點美國水兵美金,也硬著頭皮學幾句「骨摩令」之類客氣話。但相對於由一窮二白、鬥爭不斷、和路有餓殍走過來的上一代大陸人,大國崛起是心嵌內的感覺。你猜大陸店內出售的國旗,習爺爺肖像,真的由中共派「五毛」去採購的嗎?

在這裏我僅認識少許從大陸來的朋友,他們間或會埋怨一點國內政策,但都萬分愛國,經常他們的愛國熱情,在聚會時尷尬得令我這冷血人搭不上咀。你喜歡與否,請不要誤會習近平的「選票」,會比罵支那人的小學雞議員少。知已知彼,是你他朝搞革命推翻共產政權基本功。